首頁|時政|熱點|法治|社會|城事|三農|房產|汽車|旅游|美食|教育|衛生|商業|財經|文化|娛樂|歷史|收藏|公示公告|網絡電視|網絡問政|手機廣視網
參政議政點擊進入
您當前所在位置:駐馬店廣視網>財經> 正文
分 享 至 手 機

揭培訓機構“全腦開發神童”騙局

時間:2019-06-17 09:37:20來源:鳳凰網點擊量:8776

 額頭吸鐵勺,蒙眼能辨色?記者暗訪

這是第二期“X·15計劃”,聚焦“全腦教育”亂象。

在行業領頭羊“腦立方”關停之后,更多的培訓機構逐漸進入“全腦開發”行業。額頭“吸”鐵勺、蒙眼辨色、聽音頻提升大腦、看掌紋測天賦……在常人看來毫無科學邏輯的一堆“超能力”,都依附于“全腦開發”而生,它們也常常出現在一些全腦開發培訓機構的招生宣傳場景之中。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培訓機構以培養“蒙眼辨色”等超感知能力吸引學員,卻有“大師”坦言自己也“沒法做到蒙眼辨色”。還有的機構曲解腦波測試結果、營造演講現場氣氛,讓家長搶著報名。

出于對“神童”和“學霸”的期待,有的家長決定“試一把”。一段時間后,有孩子開始展示令人驚異的“特異功能”,但也有孩子的成績不斷下滑。一些家長們慢慢察覺培訓無用,甚至有孩子發現,自己故意將藍色卡片說成紅色,老師竟也說答對了。

北京師范大學認知神經科學與學習國家重點實驗室教授、兒童青少年腦智研究中心主任陶沙表示,關于超感知等等說法已經有了幾十年上百年了,但是沒有任何嚴謹的科學證據證明它存在,腦開發的科學研究及轉化應用還處在初步階段,因此在市場上存在很大的灰色空間。腦開發市場的完善和規范,需要國家的監管、消費者科學素養、從業人員素質水平等多方面的提升。

揭培訓機構“全腦開發神童”騙局

▲北京一家全腦開發機構向記者展示能量課程中,學員腦磁場吸附鐵勺的場景。

“全腦教育”亂象:歪解腦波測試只為招生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為了招生,各家機構“各顯神通”。

有的機構就推出皮紋檢測,稱采集指紋掌紋可以測出大腦先天優劣勢,有針對性地推薦課程;有的機構假借科學名義進行腦波測試,為了推銷產品對測試結果進行牽強附會的解釋;有的機構推出的是打著世界記憶大師演講旗號的會銷,營造現場的激動氣氛,讓家長們搶著報名。

“大師”坦承“做不到蒙眼辨色”

2017年,全腦教育機構腦立方的“蒙眼辨色”、“蒙眼識字”課程被媒體曝光,繼而腦立方上海總部被上海政府部門勒令叫停。給這家曾經的全腦行業龍頭企業帶來非議的,正是其過于玄幻的“蒙眼辨色”課程。以腦立方的超感心像力課程為例,這門課程的標價為4.98萬元,上四至五天的課,號稱可以給孩子開天眼。腦立方承諾,上過課的孩子可以做到蒙著眼睛看書、掃地。

這類課程在業內被稱為“超感知”,或者超五感、ESP(Extra Sensory Perception超感官知覺,簡稱ESP)、HSP(Heightened Sensory Perception高等感覺認知,簡稱HSP)等。此前,就有腦部研究專家明確表示,“超感知”不符合人類感知原理,沒有嚴謹的科學證據證明其存在。

腦立方在質疑聲中倒下后,“蒙眼辨色”、“蒙眼識字”之類的培訓在全腦教育行業并沒有絕跡,多家全腦教育機構的課程表中仍有“超感知”類課程。

北京雙優貝貝全腦開發培訓機構的課程體系中,針對0-6歲幼兒有ESP課程、針對稍大的兒童有HSP課程。

其總部“記憶大師”王老師介紹,這些課程并不單獨開課的,而是融入到每節課當中,要經常訓練。“每種顏色都有自己的溫度,訓練孩子感受不同顏色的溫度。”王老師稱,“蒙眼辨色”只是全腦潛能開發之后的一種表現,并不是全腦開發的目的。“蒙眼辨色是有爭議的”,王老師坦言,自己沒法做到蒙眼辨色,只是知道訓練孩子蒙眼辨色的方法。

榮冠教育超強大腦培訓機構的總部在云南昆明,其招商顧問張女士告訴記者,“經過松果體開發,孩子能夠蒙眼看牌、看字、分辨顏色,我們叫做HSP高感知課程。”

在張女士口中,松果體開發是其他全腦開發課程的基礎。“比如我們的高速記憶課程,讓孩子經過4到6天培訓后,看300到500字的內容,只需讀一遍就能輕松背下來。這個課程必須要開發松果體,潛能的開關必須打開之后才能導入課程,以后可以把這項能力應用到任何事情上去。”

張女士稱,她接觸的很多客戶,無法接受松果體開發等說法,“松果體的開發是比較玄的,一般人覺得蒙著眼睛怎么能看到東西,這是騙人的,但是這有科學解釋的,因為人本來就有松果體,只是隨著年齡增長,慢慢退化了,現在我們的課程是0-18歲才可以開發松果體。”

松果體是打開潛能的開關?北師大認知神經科學與學習國家重點實驗室教授、兒童青少年腦智研究中心主任陶沙表示,松果體主要是管生物節律的,它跟感知力沒有關系。

聽“腦波音頻”能開發全腦?

除了培訓機構,很多產品也盯上了全腦開發。

一款售價6980元,名為超睿智學的智能學習耳機在廣告中宣稱,孩子每天在睡眠狀態下聽50分鐘耳機內置音頻,就能夠提高開發大腦潛能。

超睿智學的官網顯示,該品牌屬于睿貝爾文化傳播有限公司。6月11日,記者致電該公司,一位自稱“尚老師”的工作人員接聽了電話,“耳機中植入的我們公司專利的腦波音頻,用共鳴共振的原理,讓大腦處于一個趨向于完美的腦波波段”,尚老師說。

尚老師介紹,使用耳機的最佳時間是早上起床前50分鐘,家長給孩子戴上耳機,讓孩子接著睡就行,不影響孩子的正常作息。如果讓孩子在清醒的時候聽,狀態好的孩子就會睡上一覺,這樣效果更好。

按尚老師的介紹,用了這款智能學習耳機,孩子在學習上可以提高專注力、記憶力、理解力,在生活中可以提升情商、語言表達能力、身體協調能力,尚老師稱,“在學校30分鐘學會的內容,用了耳機以后,孩子兩三分鐘就能理解吸收。”

睿貝爾·超睿智學中國區運營中心,位于石家莊裕華區的一棟寫字樓的8層。6月11日,記者在此見到了智能學習耳機:塑料外殼的頭戴式耳機,有粉、黃、藍三種顏色,開機后無需連接其他設備,就播放起了內置的音頻。

這種“腦波音頻”比較舒緩,不止一種聲音,有水流聲、類似風扇的“嗡嗡”聲、悠揚的樂器聲和不時出現的鐘聲。

一旁的工作人員稱,不同的人聽到的聲音不同,有人還能聽出敲鑼的聲音。幾分鐘后,記者感覺昏昏沉沉,發困。

在運營中心內的一間茶室,尚老師引見記者與超睿智學商學院院長張老師相見,商學院負責超睿智學全國代理的培訓指導。張院長是一位戴眼鏡的年輕男子,他向記者介紹了智能學習耳機的“腦科學”原理。

“人的大腦有四個波段,孩子現在接觸的電子產品比較多,導致這四個腦波紊亂,糾纏到一塊兒了,因此現在的孩子沒法好好聽老師講課”,張院長說,智能學習耳機里面的音頻,可以把腦波疏導開,回歸到它們自己應該在的頻段內。

“通過音頻來改變大腦的本質”,張院長說,智能學習耳機里播放的音頻,是由大量信息整合而成,通過對大腦的共鳴和共振,激活腦細胞,增加神經元之間的通路,就能夠提升綜合能力。

很多家長都擔心孩子的學習問題,張院長說,有了這種音頻,不在乎老師教的好壞,也不用特別的技術和方法,只要孩子聽了,就有提升。

揭培訓機構“全腦開發神童”騙局

▲6月11日,石家莊一家全腦開發機構,給記者做腦波分析,曲解意思以證明耳機效果。新京報記者陳亦凱攝

數千元“智慧耳機”批發僅幾百元

在各大電商平臺,至少十幾種類似的耳機在售,商家多打著“全腦開發”、“智慧機”、“開智機”等名號,售價從1698元、2680元到6980元不等,月銷均有幾十臺。

“我們這里只走批發不零售,75萬1000套,合下來一套750元,你們賣多少錢由你們來定,我們不參與”,記者通過網絡檢索聯系上深圳一家電子產品廠家,得知市場上許多全腦開發智慧機的品牌商,其實并不從事生產和研發,而是直接從上游的電子產品廠家拿貨銷售。

在這家名為深圳加樂美科技有限公司的官網上,介紹了該公司主要業務:致力于提供全腦教育智慧機一站式解決方案和技術支持服務。

公司白經理告訴記者,“全腦教育行業,我們已經支持了30多個品牌。我們供應耳機,耳機可以打上品牌商的logo。你們只要準備錢,準備一個品牌,就可以做一家全腦開發的公司了。” 但白經理不愿透露具體哪些品牌的全腦開發耳機是加樂美供應的。

加樂美智慧機的產品介紹是一長串拗口的“術語”,全稱加樂美阿爾法腦波音頻全腦潛能激活智慧機,是根據右大腦的共振機制、心像化機能、高速大量記憶機能、高速自動處理機能,運用波動共振、腦電波、生物條件反射等原理,研發出來的。

“智慧機能夠快速解決孩子多動癥問題,能夠快速提升孩子記憶力”,白經理說,原理是腦科學,孩子死記硬背學得比較辛苦,是因為該用右腦形象思維的時候,用了左腦的思維。我們這個智慧機就是讓左右腦平衡工作,有時候用左腦,有時候用右腦,有時候結合起來用,這樣子孩子就學得輕松了。

白經理稱,智慧機的用法很簡單,就是戴上聽就可以了,一般孩子聽2到7天,每天聽40多分鐘就有效果了,晚上睡覺的時候也可以聽。

不過,北京一家全腦開發機構的人士稱,“僅僅聽耳機音頻,不用做任何訓練就可以開發大腦潛能?這在我們業內看來也感覺是吹牛了。”

揭培訓機構“全腦開發神童”騙局

▲深圳一家電子廠自稱向30多家全腦開發架構供應“全腦潛能開發耳機”。新京報記者陳亦凱攝

腦波與皮紋測試都是為了招生

聽一聽就有效,“智慧機”是真神還是吹牛?

在睿貝爾·超睿智學中國區運營中心,張院長告訴記者,公司有腦波儀,可以檢測使用產品后的腦波變化,直觀地看到使用智能學習耳機后大腦各方面能力的提升。

超睿智學的腦波儀,是一條外觀類似發帶的帶子,中間有三個金屬圓片,其一端有接口可連接電腦,另一端則有一個金屬夾。

張院長解釋,這個腦波儀采集大腦的放電,在電腦上顯示出一個腦波圖譜。

“先不戴耳機,看測出來是什么樣的。”工作人員讓記者放松,然后把帶子纏在記者的頭上,三個金屬圓片緊貼額頭,金屬夾子夾在左耳耳垂上。

隨后記者在工作人員發出的指示下,閉、睜眼數次,電腦屏幕上出現了兩幅多種顏色組成的三維波狀圖像,有粉、黃、綠、白藍、淺藍、深藍等顏色。

戴上耳機聽了5分鐘后,記者再次測試,電腦屏幕上出現另外兩幅多種顏色組成的三維波狀圖,但是波的幅度比之前兩幅圖平緩許多。

“上面是左腦,下面是右腦,不同顏色的波形有不同的含義”,工作人員開始講解這些波狀圖,“粉色指的是外界環境的影響,左腦的黃色代表你的內在壓力,右腦的黃色代表你的外在壓力,綠色代表學習能力,白藍色代表大腦潛能,淺藍色代表思維敏捷性,深藍色代表大腦活躍度。”

“咱們做一個對比,讓你看到耳機對你大腦的調節。”工作人員稱,粉色比較多,說明你做事缺乏耐心,但是聽了耳機后粉色減少,這是耳機音頻幫你的大腦降噪。

你的淺藍色上浮,說明你的思維比較偏向于定向思維和慢性思維,聽耳機后,淺藍色往下沉,代表你的思維敏捷性越高,你的神經元連接越來越好。

深藍色多表示沒有什么事物能夠勾起你的學習欲,現在深藍色明顯在減少,它在喚醒你的求知欲,深藍色代表大腦的活躍度,活躍度高,展現出的吸收能力,思維敏捷都會更好。

張院長稱,超睿智學加盟商都會配備這臺腦波儀,可以用來引流(招生)。有了這些設備以后,介紹起來就不是空口白牙,都有科學依據了,家長的認可度就非常高。

對于記者接受的腦波測試,中科院心理所附屬北京中科青云實驗學校副校長周德文表示,“這個測試本身是科學的,我們稱之為腦電測試,用來測試大腦的反應水平,但是測試之后的解釋是錯的,不同顏色的波形代表的是不同強度的腦波,并不存在這位培訓機構工作人員所說的外界影響、壓力、學習能力等等與不同顏色波形之間的一一對應關系。”

“一些商業機構對腦電測試的解讀明顯是帶有目的的曲解。”周德文表示,聽任何音樂都會阻斷當前的認知加工,腦電波自然就會發生變化。只要你調勻呼吸、安靜下來,你的脈搏、血壓都會變化,你的腦電測試的結果也會有變化。

除了腦電波測試,還有機構推出皮紋測試,通過對雙手掌紋及十指指紋的采樣分析來獲取大腦左右半球各功能區的學習潛量值,檢測出手主人先天遺傳的各種差異和特質,進而判斷得出被檢測者的“最優發展方向”。

總部位于鄭州的“引領右腦”就推廣皮紋測試,其拓展總監魏女士表示,檢測所形成的一份分析孩子先天優勢與劣勢報告,能更讓家長信服。

但對這個說法,周德文表示皮紋測試用來做刑偵鑒定是可以的,但不能夠用來做天賦檢測,“這是兩件八竿子打不著的事。”

揭培訓機構“全腦開發神童”騙局

▲6月10日,“引領右腦”一名加盟商在朋友圈曬出了鄭州總部進行的皮紋檢測培訓圖。新京報記者陳亦凱攝

“記憶大師”講座實為“無痕銷售”

在全腦開發培訓機構,都強調培訓老師是“世界記憶大師”,或擁有全腦潛能開發師(高級)證書。

6月8日,山東泰安一家裝潢豪華的酒店會議廳中,坐著100多名孩子和家長,一陣激昂的音樂過后,大屏幕上打出“國家‘十三五’規劃重點課題成果講座”幾個大字。這時,一名號稱世界記憶大師的潘姓年輕男子走上臺。

舞臺一側的墻上,高掛著一道醒目的紅色橫幅“‘十三五’規劃重點課題成果講座”。在現場介紹中,潘姓記憶大師擁有諸多“國字號”頭銜。中國著名實用記憶大師、中國教育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全國青少年素質教育委員會講師,中國背誦新華字典第一人,背誦圓周率20000位等等。

記憶大師講了左右腦分工理論,右腦記憶力的優勢。他稱,人的大腦根據分工不同,分為左腦和右腦,左半邊身體是由右腦控制的,中國有句古話叫左撇子的人比較聰明,喬布斯、福特、克林頓、居里夫人、愛因斯坦都是左撇子。隨后記憶大師展示了他的右腦記憶法,成功背誦了一長串數字,準確說出了幾個漢字在新華字典的頁碼。臺下的孩子和家長熱情越來越高,不時有人驚呼“太神奇了”。

激昂的音樂再次響起,站在四周的十幾名工作人員圍攏來,在家長、孩子中間穿插游走,不斷地鼓勵報課。坐在記者身旁家長為孩子報了一萬多元的課程,她稱“只要孩子愿意學,家里稍微寬裕些,就給孩子報課了。”她來之前的本意是聽記憶大師的講座,花費9.9元購買了入場券。

潘姓記憶大師告訴記者,這場講座其實是山東的博贊·憶鳴驚人培訓機構的一家分校的招生會。“世界記憶巡回講座、課題成果匯報,其實都是會銷,我們叫做無痕銷售”,一位全腦開發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博贊·憶鳴驚人一位分校校長稱,他前段時間剛剛舉辦了一場招生會,同樣是打著記憶大師講座的名號,一張門票收費99元。

來自不同全腦教育機構的多位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獲得世界記憶大師稱號,需要參加世界腦力錦標賽,并達到相應的考核標準。根據世界腦力錦標賽中文網公布的世界記憶大師最新標準,選手在世界記憶運動理事會(WMSC)官方認可的世界賽中,如果成績達到相關要求,分別授予“國際記憶大師”、“特級記憶大師”、“國際特級記憶大師”稱號,各項稱號所要求的成績不同。但記者查閱2003年至今中國新增“世界記憶大師”的公開報道,并未找到該位上述潘姓記憶大師的姓名。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很多培訓機構也能頒發全腦潛能開發師證書,且都號稱自己是國家認可的考證單位,但實際情況卻是交錢就行,“一個證三千多元交錢就行,培訓、考試就是走個形式”、“通過率100%”,兩家全腦培訓機構的工作人員分別向記者表示。

揭培訓機構“全腦開發神童”騙局

▲6月8日,山東泰安,一家培訓機構打著“十三五課題成果講座”旗號,向家長和學生推銷全腦開發課程。新京報記者陳亦凱攝

“全腦開發”背后:意欲培養“學霸”“神童”的家長們

許荷曾被這樣的場景擊中:入夜時,女兒蒙著雙眼,在陌生的街頭給自己帶路,她能覺察到岔路臨近,也會在轉彎處側身,悠然如常。

王豫也在兒子身上見識過這種“超能力”:4個不同的色塊懸在腦后,蒙住眼睛的兒子竟能一一識別。這讓身為醫學博士的她,無法理解。

事實上,這種能力并不只屬于他們。在主打“全腦開發”課程的“內蒙古腦立方全腦應用訓練中心”,號稱能讓孩子“從繁重的學業中解放出來”、“顯著提高專注力、記憶力”等神奇效果。

靠著這種宣傳,腦立方成立兩三年后,就已經遍布各地,擴至100多家分校。僅北京,就曾有四五處校區,上千名學員。此外,多家全腦開發培訓機構順勢而生,甚至請來明星學員站臺。

對“神童”和“學霸”的期待,讓許荷和其他家長一樣,也想“試一把”。

培訓是封閉的,家長們并不了解孩子的課程,只看到孩子每日的課后作業:打坐、冥想。

一段時間后,有孩子開始展示令人驚異的“特異功能”,但也有孩子的成績不斷下滑。一些家長們慢慢察覺,報名之初,機構曾向他們許諾的“顯著提高專注力、記憶力”“過目不忘、過耳成誦”等種種神奇效果,在自己孩子身上并無半點痕跡。針對全腦開發的質疑聲漸起,有專家直言,所謂的“蒙眼識字”“天賦檢測”等是一場違背感知原理的騙局。

去年下半年開始,許荷和王豫所報的腦立方東城和海淀校區突然停辦,幾千名家長陷入長久的維權和等待:有人逐漸意識到被騙,想討債維權,也有人尋找新的培訓班,盼著孩子續上意外中斷的“神童夢”。

“超能”培訓

家長陳夏不放心,跑到腦立方上海總部考察,發現4層樓都擠滿了家長學生,上電梯排隊得半小時。

2017年夏天,許荷第一次接觸到腦立方。

在朋友轉發的宣傳頁面上,“過目不忘”、“全腦平衡訓練法”的學習法打動了她。

那時她女兒才三年級,卻報了數學、英語、游泳、鋼琴等多個培訓班,她心疼孩子,卻又不想落于人后,“周圍孩子都在學,哪能落下。” 許荷覺得,女兒未來的學業壓力會越來越重,她希望有方法能輔助女兒輕松高效學習。

她曾看到過朋友孩子身上有某種“能力”:閉著眼睛,拿著一張身份證,小手一摸,就能“念”出上面的號碼。許荷愣住了,她從沒在生活中看到過這種“神童”。朋友說,這是孩子在腦立方的“超感心像力”課程中學到的。

這讓許荷覺得,腦立方宣稱的“過目不忘”可能不算離譜,或許可以試試。

王豫的兒子小力馬上中考,但從小都幾乎沒上過什么課外輔導班。和大多數家長想法不一樣,王豫覺得課外班太耽誤時間,孩子就應該集中注意力掌握課堂內容,其他時間應該去“好好玩”。作為醫學博士,王豫不相信“隔空看物”之類的超能力,覺得兒子只是普通人,問題出在“注意力不集中”上,需要找到一個提高學習效率的方法。

所以當有人推薦這家號稱能夠“提升專注力”“讓孩子從繁重的學業中解放出來”的全腦開發機構時,王豫動心了。

家長陳夏早在2016年就見識過腦立方學員的本事,“一個孩子看完一本書后,能將書中內容印到腦子里,隨后拿一本空白的書,老師指定任一頁,孩子就能一字不差地復述出同頁中的內容。”陳夏也懷疑過此舉的真實性,但想到兒子繁重的學業,心里還是發了癢:“要是我家孩子也能這樣多好啊。”

之后,陳夏就跑到腦立方北京東城校區咨詢,“科目聽起來都非常嚇人,無字天書、超感心像力、超感創作力,學費一科就將近2萬塊錢。”

陳夏不放心,跑到腦立方上海總部考察,而在上海看到的景象更讓陳夏震驚。一個周末的早上,4層樓的寫字樓里擠滿了上課的家長和孩子,上樓時要排隊半小時才能擠進電梯。到了飯點,樓下飯館爆滿,隊伍在門口排了幾十米。

總部大樓里有一面顯示屏,循環播放著一個電視節目片段,一個小姑娘表演了一場“T臺記憶秀”,在五分鐘之內,記住25個模特身上的125種衣服、配飾,隨后將物品一一對位。節目里還有大明星站臺驚嘆,看得陳夏愈發向往。

接下來的考察中,陳夏聽到了腦立方多位專家、導師的名字:中國親子教育導師陳偉、世界記憶大師曾俊豪、中國學能訓練特聘專家張玉俊……而陳夏不知道的是,陳偉、張玉俊、曾俊豪三人還另有一個共同的身份——腦立方副總裁。曾俊豪是這家公司的股東,持股比例12%,張玉俊則擔任該公司董事。不知情的陳夏覺得,這些專家都頗有“名頭”。

腦立方官網顯示,2014年成立后,幾年時間內就擴張至100多家分校。按照腦立方的公開宣傳資料,腦立方的目標是打造21世紀前沿的特色訓練產業平臺,并計劃在三年內,使全國分中心的規模達到300家。到了2017年,腦立方在國內已有名氣,校區幾乎遍布全國各地。其主打的“全腦開發”課程也掀起熱潮,不少培訓機構也紛紛效仿,一些類似“超感知力”的訓練內容進入了課程中。

揭培訓機構“全腦開發神童”騙局

▲原腦立方北京望京校區。目前該處仍在運營,但已更換名稱和宣傳語。新京報記者馮琪攝

神奇“超能力”

許荷說,孩子聽的音樂沒有歌詞,像一種“特殊的波段”,甚至更像是噪音,但老師解釋說可以影響腦電波,讓孩子吸收能量。

有的家長并不否認,這些“口號”擊中了他們對“神童”的向往。

2017年,許荷和王豫相繼把孩子送到了腦立方位于北京的校區。

報名前,王豫留了個心眼,讓兒子小力先試聽。老師介紹,這些課程大概分為幾個大類,其中一類是潛能訓練,旨在“激發孩子內在大腦潛能”,“超感心像力”、“無字天書”就屬此列。還有一類是技能課,開發右腦記憶模塊,包含“海量單詞”“豪記妙憶”等課程。

試聽課上,腦立方的老師要求小力靜下心來,然后閉上眼睛,老師手里拿一個色塊,放到小力腦后,讓小力說出色塊的顏色。

一共4個色塊,紅黃藍綠,小力每一次都說對了。

王豫驚住了。她是個醫學博士,有科學的教育理念。但這次,她心動了。

當場,她交了17800元,給小力報了這門“超感心像力”課程。記者了解到,在報名的家長中,只有王豫只購買了一門課,其他家長少則6.8萬多則10萬,一口氣買下六七門課。

培訓是封閉式教學,家長并不知道具體的學習內容。

小力似乎也不太理解這門課程。“上課時,老師會讓我們調整好大腦狀態,讓大腦跟宇宙連通……然后給一個復雜的加減法,讓我們想結果。”他說,老師會經常放一些音樂,有時候會放《道德經》,聽完還要寫感想。

除了課上訓練,回家還要“練能量”。

許荷告訴記者,女兒培訓回家后,都會在地上盤腿打坐,聽著音樂,冥想放空,以此來獲得“能量”。

說是音樂,許荷聽起來覺得更像是一種“特殊的波段”,沒有歌詞,甚至像是噪音。“據老師說,這種音樂能夠影響到人的腦電波。”

原腦立方東城校區老師王舒涓這樣解釋:“能量是課程的基礎,核心就是宇宙能量的交換,把體內的負能量清出去,凈化身心。”

許荷接受了這個概念。她是一名瑜伽教練,冥想也是一種瑜伽技法,而打坐是瑜伽冥想中最常見的體式,這與女兒練能量的方法不謀而合。

沒過多久,神奇的“超能力”出現在女兒身上。據許荷描述,一天晚上,她帶女兒去萬芳亭公園散步,那是她們第一次去這個公園。路上,女兒主動提出來:“媽媽我蒙起眼睛給你帶路吧!”許荷將信將疑,將女兒的紅領巾疊起來蒙在她眼睛上,一片昏暗中,她看到女兒在前面走得穩穩當當,遇到岔路口主動停下,好像能看到一樣。

很快,神奇的場景再一次發生。一天,許荷把女兒的眼睛用眼罩蒙起來,隨手從書架上抽出一本書,隨手翻開一頁,選取了一個段落。只見女兒把手指放在紙頁的字上,一邊摸索,一邊挨個“念”了出來。

許荷確定女兒此前從沒看過這本書。女兒念得非常吃力,字句之間并不連貫,也沒有朗讀的感情起伏,念完一段用了很久。之后,女兒告訴她很累、甚至有點頭暈,她能看到女兒一臉疲憊,“好像消耗掉她身體的很多能量一樣。”

“神童夢”碎

張一碩偷看到老師拿的藍色卡片,故意說成紅色,結果老師竟說答對了,“之前我差點相信自己真有超能力了”。

在許荷的認知中,女兒的行為無法解釋。但她沒有去刨根問底,不想輕易質疑孩子,怕打擊孩子的信心。

“一點都不玄。”腦立方的老師曾向記者解釋,“人有感知力,都說三歲以內的小孩有靈性,在沒有語言文字時,大腦與外界會進行信息互換。只要專注力達到一定程度,就可以閉著眼睛感知到顏色。”另一名老師則表示,蒙眼識字屬于“物理學原理”——“任何物體都是由磁場波去傳導的,書上的文字信息也可以通過波來傳遞,85%的小孩通過訓練都可以做到蒙眼識字。”

一整年的時間,只要沒有特殊情況,許荷的女兒每天都會抽十分鐘時間來“練能量”。老師還專門新建了一個群,學生們每天練完能量都會在群里打卡。

奇怪的是,這種“超能力”并沒有出現在王豫家的小力身上。

小力說,培訓久了,不少同學開始抵觸,年齡稍大的學生有自己的辨識能力,都不好“糊弄”。對于老師課上提到的“開天眼”等說法,他們私下調侃是“漫畫看多了”。

“老師放的那些音樂就像噪音一樣,常常聽到腦袋疼,讓我們冥想去一些境界,比如浩瀚的宇宙等等,我也做不到。”老師甚至讓學生貼墻蹲,說這叫“打通任督二脈”。

小力的同學張一碩還發現了一個“秘密”。他告訴記者,有一次蒙眼識色的測試,老師拿了一張色卡抵在他身后,趁老師不注意,他偷看到那是一張藍色卡片,但他故意說成紅色。“老師竟然說我答對了,還讓我相信自己的本心,之前我差點相信自己真有超能力。”

更多的學生和小力一樣,并沒有獲得某種“超能力”,反而狀況不斷。

陳夏對課上的一切并不知情。她也開始聽孩子說起,不想繼續上全腦開發的課了,覺得沒用。

今年3月,一名家長告訴記者,剛剛看了孩子的語文成績,66分。之前孩子語文經常90多分,“在這個全腦開發機構學習一年多,成績一落千丈。”

另一名家長李然也提到,為了上全腦開發的課程,把其他課外補習班推掉了。她兒子最近一次數學考了不及格,這是之前從來沒有過的事。

家長心里開始打鼓:是課程的問題,還是自己孩子的問題呢?

事實上,自2017年以來,腦立方等全腦開發培訓屢遭質疑。據媒體報道,2017年,腦立方曾因發布虛假違法廣告被上海市浦東新區市場監督管理局作出行政處罰。2017年8月,新華社對腦立方的無證辦學等問題進行報道,報道次日,上海市相關部門發出《行政指導書》,要求腦立方上海分公司在未申請到辦學許可證前,停止培訓業務;不得再為在班就讀的學員開授新課。之后,2018年2月上海市工商局公布的12件典型虛假違法廣告案例,腦立方也位列其中,被處罰款38萬余元。

面對記者的質疑,腦立方海淀校區負責人黃淑霞曾承認,全腦開發并未得到專家的認可。北京師范大學認知神經科學與學習國家重點實驗室教授陶沙表示,左右腦協同發展是孩子大腦健康發育的基礎,強調“右腦開發”已是商業推廣的過去時。

陶沙告訴記者,人的感知有其規律,“蒙眼辨色”“蒙眼識字”不符合人類的感知原理,因此試圖以此來實現腦智開發并不現實。

揭培訓機構“全腦開發神童”騙局

▲腦立方全腦應用訓練中心發給學員的色卡、色塊等教具。新京報記者馮琪攝

信徒不止

腦立方被停后,跟其他家長不同,許荷不熱衷于退費和維權,而是想著給女兒再找一家機構,繼續“全腦開發”。

近一年的培訓,家長們仍沒等到“神童”的到來。

去年下半年,陳夏想退款了,“透視,拍照記憶,蒙眼識字,全部都沒學到。”王豫的兒子小力也覺得“浪費時間”而棄課。

培訓機構也陷入漩渦。新京報記者了解到,由于資金鏈等多方面問題,腦立方東城校區負責人宋鶴玲早已于2018年下半年將校區強行停課關閉。而2018年12月底,腦立方海淀校區的家長也被通知停課,此后再沒開過課。

在2016年前后,正處腦立方發展鼎盛時期,腦立方海淀校區負責人黃淑霞、陳超再夫婦投入百余萬資金,一口氣拿了6個校區的授權,計劃在北京海淀等地設立校區。天眼查顯示,內蒙古腦立方全腦應用訓練中心及其分公司所涉法律訴訟多達20余起,大部分為教育培訓合同糾紛;多次受到行政處罰,原因包括違反廣告內容管理規定等。

日前,記者到多個校址探訪發現,東城校區已被其他機構代替;海淀校址大門緊閉重新招租;今年三月仍在營業的腦立方望京校區,也拆下腦立方的招牌和標語,更名換臉。

原東城校區的老師李瑛從腦立方離開后,仍在從事“全腦開發”。“我們現在的課程跟腦立方相似但不一樣,升級了,引進了一些新東西。”3月16日,在她的新項目宣講會現場,兩個孩子演示將孫子兵法三十六計正背、倒背。不少家長被這類“全腦開發”“天賦檢測”吸引而來,一旦有家長露驚訝或感興趣的神情,會場銷售人員便會上前游說。

記者采訪多位腦科學相關專家獲知,目前多數機構宣稱的“全腦開發”實際上是此前“右腦開發”的升級版,但無論“全腦開發”還是“右腦開發”,目前已大多被用來作為商業推廣的招牌。“全腦開發”是個太過籠統的概念,甚至商家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要開發什么。而課程中教授的一些速記方法并不稀奇,在經過特定訓練后,可以在既定條件下實現,比如速記圓周率等。

至今,陳夏等家長所在的腦立方維權群里,偶爾還會彈出家長的消息:“我們團結起來一起維權吧”“退費訴求應該會被支持”。群里有60多名家長,不少家長為報名投入了數萬學費,甚至借款、貸款付學費,而課程并未上完,校方也未給出處置方案,家長們開始四處奔走維權。有家長成了維權的主力,也有家長默默觀望,淡忘了曾經對“全腦開發”的期待。

陳夏連連嘆氣,她本來打算做一筆教育投資,“現在來看完全是給了騙子。”

更多的家長,仍是“全腦開發”的信徒。一名家長告訴記者,已經有不少人開始將孩子轉入了其他校區或其他類似的培訓機構繼續學習。有家長告訴記者,她仍然相信人有“特異功能”可以開發。

跟陳夏不同,許荷不覺得被騙,她也不熱衷于維權和退費,只想給女兒尋求繼續上課的機會。“我親眼看到了,愿意相信孩子有這樣的潛能。有能讓她輕松一點的機會,我還會愿意去嘗試。”

被停課后,許荷很生氣——因為孩子的“全腦開發”學習被中斷了。之后,女兒蒙眼識字的能力難以再現,女兒說,自己很久沒訓練,已經不具備“那種能力”了。

“那次蒙眼識色你是怎么答對的?”時隔一年多,今年3月的一天,王豫第一次向兒子拋出這個困擾她已久的問題。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駐馬店廣視網、駐馬店融媒、駐馬店網絡問政、掌上駐馬店、駐馬店頭條、駐馬店廣播電視臺)”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凡是本網原創的作品,拒絕任何不保留版權的轉載,如需轉載請標注來源并添加本文鏈接:http://www.kncoir.tw/showinfo-104-239160-0.html,否則承擔相應法律后果。

責任編輯 / 董華偉
審核 / 平筠
終審 / 張凱旋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